世界各國繼續面對疫情來襲,並自行封鎖部分地區,人人都在期望全球市場能夠重拾疫情爆發前的輝煌。

我們對當今的市況並不陌生,央行動向、發鈔速度及通脹繼續是主導因素。

有見及此,如果市場在好景實際來臨時才爆發拋售,而非單單基於預測便沽出股票也絕不足為奇。如今,利率已經有所上升,大量債券遭到拋售,而且市場亦出現股票輪動。

債券類股票在貼現率下降時最能受惠,只是如今表現不濟。其中,最具投機性質、受惠於疫情及獲得投資者追捧的科技股遭到重創。部分企業以股民的憧憬和盲目信心支撐股價,這些涉及高收入倍數及整體潛在市場概念的股票,更是承受特別嚴重的影響。

目前的市況與疫情前相似,兩者的分別在於現時的企業債務較多、公共財政狀況欠佳,而且市場估值普遍較高。從政策角度來看,若然疫情最終帶來廣泛轉變,使得政府加強對市場的干預、提高稅收及增加監管,我們也不會感到意外。

另一方面,西方國家最近爆發社會動盪,或會引發一場文化革命。雖然局勢可望於短時間內緩和,不過這次事件可能象徵著社會開始出現永久性的世代轉變,驅使大眾重視勞工多於資本、關注環境、社會及管治(ESG)議題多於利潤,並選擇社會解決方案多於企業解決方案。

我們繼續謹守投資理念

在此情況下,我們嚴格遵守投資理念,並專注於發掘值得長期投資的優質企業。儘管我們採取由下而上的投資策略,市場上多項重大結構性主題均有利我們所投資的企業發展,例如中產階級壯大、消費增加、人口老化、醫療保健改善及科技革新等。

我們的亞太區投資組合以特定行業為主,其中,消費品企業的比重最高。按照MSCI的分類,消費必需品和非必需消費品企業的佔比達到25%。然而,我們認為創科實業、怡和洋行和上海國際機場應該屬於消費主導型企業,MSCI卻將上述公司分類為工業企業。

家得寶(Home Depot)佔創科實業銷售額的50%。同時,中國的本地及國際旅客應為上海國際機場帶來重大利好因素。雖然怡和洋行是綜合企業集團,怡和旗下的兩大公司(怡和合發及牛奶國際)均為消費品企業。除此以外,我們亦將印度冷氣機製造商Voltas分類為消費品公司,反觀MSCI則將其分類為工業企業。倘若計及上述公司,投資組合的消費品企業佔比將上升至35%

由誰決定行業分類?

同樣地,根據MSCI的分類,資訊科技企業僅佔投資組合的25%。不過,MSCI 將 Naver、騰訊及Seek分類為通訊服務公司,而我們卻認為這些企業更應該放入資訊科技公司類別。儘管如此,我們的分類也不盡正確。事實上,這三間公司都是資訊科技平台企業。

以上提到的企業佔投資組合不足10%。無獨有偶,這些公司亦是受到亞洲消費者日漸富裕和中產階級冒起所推動。我們認為,MSCI將京東分類為非必需消費品企業,正好印證以上觀點。如果將一眾企業計算在內,資訊科技公司實際佔投資組合的約35%。

我們通常將投資組合內的資訊科技公司分為三類,分別是資訊科技平台、硬科技(hard-tech)及資訊科技服務企業。當中,硬科技公司會為環球跨國企業製造零件及提供服務,例子包括台積電、聯發科技、大立光電及研華科技,合計佔投資組合的約15%。

目前,我們的投資組合持有多間推動全球數碼化的印度跨國公司,這些資訊科技服務企業的總佔比約為10%。在疫情下,該類企業得益於多項額外的利好因素。我們相信,這些公司均是優質企業,並且能夠帶來豐厚回報、強勁現金流及持續錄得淨現金。我們所擁有的資訊科技服務企業包括Tata Consultancy Services(TCS)、Tech Mahindra 和高知特(Cognizant)。

我們投資的另一個主要行業是金融業,總佔比約為25%。我們的金融業投資以印度的私人銀行為主,這類高股本回報率增長的企業擁有龐大的發展空間。儘管近期印度的情況不容樂觀,令當地居民受到影響,但大部分企業表現穩健。我們相信,疫情亦有助減少銀行界的競爭對手,有利鞏固我們所投資企業的領先地位。

在上述的三大行業以外,投資組合的其他持股合共只佔5%,其中包括我們認為具備吸引力的個別公司,例如日本機械人製造商發那科(Fanuc)、印尼的 Indocement,以及泰國購物中心擁有者Central Pattana。發那科的最大增長動力來自中國,在資訊科技(尤其是智能電話)和汽車業資金投資週期復甦下,該公司的業務迎來重大優勢。

有所知,並知己所不知

絕大部分人都會同意,未來充滿未知。常言道,要作出預測本來就不容易,要預測未來更是難如登天。即使我們並不了解現在的全球宏觀情況,但從投資組合的角度來說,我們相信一切盡在掌握之中。

有人說,出色的基金管理需要破格地結合自大和自卑的心態。假如要達成目標,我們將要平衡兩種矛盾的思維,而完善的投資理念及流程能夠發揮重大作用。

我們對整個投資組合的持股大致維持信心,不過我們也明白到輕敵自滿的風險。正如坊間所說,心存懷疑令人感覺不自在,可是在目前的情況下,這種心態或許仍然具有價值。

資料來源:企業數據來自公司的年度報告或其他投資者報告。財務指標及估值來自FactSet及彭博。截至2021年6月30日或另行註明。

注意事項:  本文對具體證券的提述(如有)僅供說明用途,不應視成建議買賣有關證券。本文提述的所有證券可能或可能不會在某時期成為基金組合的部份持倉,而持倉可能作出變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