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相信,中美之間的貿易摩擦將會持續。近年,中國在全球經濟中扮演重要角色,因此我們預期美國將會推出更多政策,以限制中國的經濟增長。

目前,中國佔美國本地生產總值的百分比(或貿易失衡情況)與80年代末的日本相若。換言之,美國與以往最大對手的日本較量後,又再一次與如今主要勁敵的中國展開政治及經濟角力。

現時的政治氣氛似曾相識。在1980年代,美國曾對日本進口汽車徵收重税,藉此保護國內的汽車製造商。然而,在某些方面,有關貿易制裁卻鼓勵了日本企業精簡流程、提高生產效率、完善產品創新及維持競爭力,對日本經濟產生正面影響。

以穩坐全球最大汽車製造商寶座的豐田為例,雖然該公司於80年代面臨貿易制裁,但其仍然成功維持行業龍頭的地位,並利用本地資源支持全球擴張。今時今日,豐田更於美國經營汽車生產業務。

以生產力水平計,豐田的製造流程領先業界。透過「及時生產」的概念,豐田能夠輕鬆地設置製造設備,並按需要生產各種零件,以便保持靈活性及迅速應對客戶需求。另外,豐田的組裝線生產批量較小,而且溝通速度較快,有助迅速發現及糾正生產錯誤,故此往往意味著可以提高產品品質。

從政治角度而言,無論是於出口及貿易或其他地緣政治議題上,中美之間都會繼續出現衝突。不過,我們相信這些議題主要影響市場氣氛,多於中國的實際經濟發展,原因是中國經濟大多受到國內因素所驅動,而出口只佔本地生產總值的一小部分。

除此以外,在美國實施多項貿易壁壘措施下,中國的出口數字還是繼續超越預期。事實上,新冠肺炎疫情對非中國製造基地的影響大於中國製造基地。隨着全球需求復甦,中國成為世界各地大多數市場的可靠生產來源。

於疫情前,市場本來擔心勞工短缺會使中國喪失製造業優勢,幸好有關憂慮正逐漸消失。以Tesla為例,去年該公司才於上海興建其全球最大的廠房,但現在卻已經成功從中國出口汽車至歐洲,足證中國擁有龐大的製造業優勢。

總括來說,我們預期中美貿易戰不會為中國企業帶來長遠不利影響,反而是一項有利因素。就中長線而言,我們相信貿易戰將逼使中國公司提升核心能力。假如企業能夠適應新常態,即使面對貿易制裁,亦可逐漸壯大。

注意事項: 本文對具體證券的提述(如有)僅供說明用途,不應視成建議買賣有關證券。本文提述的所有證券可能或可能不會在某時期成為基金組合的部份持倉,而持倉可能作出變動。